當當網男員工變性以曠工被解雇,法院判恢復工作,可上女廁

2020-09-15 20:18:40 站長之家 稿源三言財經 分享

今年 1 月,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一起當當網員工變性后遭解雇案,該案已二審宣判,或是國內互聯網首例,因此對行業企業有參考意義。

2015 年 4 月 13 日,高某某入職當當網,擔任技術部產品總監,最后一份勞動合同到期日為 2019 年 4 月 12 日,月薪為 51259 元。

2018 年 4 月 16 日,高某某經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診斷為易性癥,需要進行男轉女性別重置及手術。

易性癥是指從心理上否定自己的性別,高某某在經歷內心掙扎以后,于 2018 年 6 月末向主管領導申請病假,而后住院手術,根據醫院康復建議,高某某請假休養時間共計 2 月有余,期間主管同意休假,而員工關系管理員卻一直“不同意”高某某休假。

同年 9 月初,當當網以高某某“曠工”為由解除與高某某的勞動合同通知書,高某某申請仲裁,委員會裁決雙方于 2018 年 9 月 6 日起繼續履行勞動合同。

當當網公司不服,到法院起訴,提交了相關證據,還表示,高某某所患疾病為易性癥,當當公司的其他員工也表示無法與高某某一起工作。

這場看似簡單的勞動爭議法律訴訟,卻因被告人患有“易性癥”顯得并不平常。高某某稱,當當公司將他和“精神病人”、“無法與其一起工作”、“自行配備保安”、“如廁問題”等詞語放在一起,據此主張受到了公司的就業歧視。

法院一審判決,當當公司屬違法解除勞動合同,應繼續履行高某某的勞動合同,二審判決雙方繼續履行勞動合同。

同時,法院稱,高某某有權以女性的身份進行如廁,其他同事也應當接受高某某的新性別,以包容的心態與其共事。

2018 年 4 月 16 日,高某某被診斷為易性癥, 6 月 27 日,高某某通過微信向主管領導李某請病假,并于同日進入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征醫院住院手術, 27 日起未再出勤。

2018 年 7 月 17 日,高某某告知主管李某將要出院,出院后只能在家里修養,因此申請在家辦公。李某讓其好好休養,能工作時通知自己。

2018 年 7 月 19 日,高某某出院,出院記錄中記載“出院醫囑:建議休息一個月”。同日,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征醫院出具病情證明單,建議術后全休貳月。

2018 年 7 月 20 日,高某某向李某申請在家辦公一個月,李某需要高某某提供醫院證明,并建議高某某若需要修養就再休一個月病假。

2018 年 7 月 25 日,高某某通過辦公系統提出請假申請,顯示請假類別為“年假”,休假日期為“ 2018 年 6 月 28 日至 6 月 29 日合計 12 小時”,請假原因為“手術”。

同時,高某某提交另一張請假申請單。

2018 年 7 月 30 日,兩份請假申請,總裁辦直屬領導均簽批“同意”,

2018 年 8 月 7 日,高某某兩份申請員工關系管理員意見均為“不同意”。

2018 年 8 月 15 日,當當網公司向高某某郵寄了提交請假證明原件通知書,要求高某某于 2018 年 8 月 20 日之前反饋有效病假證明原件。

2018 年 8 月 21 日,高某某再次通過OA系統提出病假申請單,病情診斷建議全休貳月。

同日,總裁辦直屬領導簽批“同意”。

2018 年 8 月 23 日,員工關系管理員向白某某發出意見征詢,白某某于 9 月 17 日回復,未顯示審批同意。

2018 年 8 月 27 日,公司向高某某郵寄返崗通知書,高某某主張未收到該通知書。

2018 年 9 月 6 日,公司向高某某郵寄了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。

2018 年 11 月 22 日,高某某向北京市東城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。

2019 年 2 月 12 日,北京市東城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撤銷了《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》,裁決雙方于 2018 年 9 月 6 日起繼續履行勞動合同。

公司不服,到法院起訴。

2019 年 7 月 4 日判決書顯示,一審法院:公司的解除決定,無論實體上還是程序上均有瑕疵,該解除不符合法律規定,屬違法解除勞動合同。

當當公司證據:

1、當當公司主張高某某的休假申請未按照該公司制度進行預先請假;

2、提交的假條有遮擋無法判斷為病假;

3、病情證明單與出院證記載休息時間不一致,應以出院醫生建議為準,故未批準高某某的休假申請。

4、公司提交高某某的微信朋友圈截圖,以證明高某某 2018 年 8 月中旬在上海、 9 月中旬去泰國旅游,說明其病情并不嚴重,可以履行請假手續。

高某某:

1、不認可( 2018 年 8 月 15 日)收到提交請假證明原件通知書,北京昌平區地址自 2017 年年中已不再居住。( 2018 年 9 月 6 日)寄出的解除通知書,快遞員投遞未果打電話聯系,其要求快遞員變更地址重新投遞后才收到。

2、認可微信朋友圈截圖的真實性,主張其去上海是進行復診,去泰國是為了病情康復,并提供了 8 月 15 日上海長征醫院支付相關費用的記錄截圖予以證明。

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編輯:果粉
云南快乐十分哪里可以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