決戰電商“下半場”:巨頭們終將踏入同一條河流

2020-09-14 01:03:44 電商報 趙云合 分享

如果說國內電商戰事的“上半場”比得是單純的零售,那么“下半場”將是以技術為核心的全面較量。

重新認識電商

什么是電商?顧名思義,電子商務就是用電子工具進行的商務活動。

那什么是電商公司?按照一般人理解,做電商的公司就是電商公司。

然而,仔細觀察你會發現,做電商越成功的公司,就越不“電商”。比如中國的阿里巴巴,國外的亞馬遜,近年來都在“去電商化”,刻意剝離自身的電商屬性,并用科技公司加以代替。

就國內來看,這種趨勢尤為明顯。

阿里就不必多說了,是國內轉型最早、積累最厚的電商公司。其創始人馬云早在2009年就強調:“如果現在阿里巴巴不做技術研究,十年后,人們將看不到阿里巴巴!”

如今的阿里,坐擁阿里云和阿里達摩院,技術實力在國內有目共睹,無疑處在第一梯隊。

再說京東。2017年開年大會上劉強東說:“未來12年我們只有三樣東西:技術!技術!技術!”在劉強東的未來戰略中,京東將用技術把所有商業模式改造一遍,并成為純粹的技術公司。

時隔三年,京東的技術成果嶄露頭角,無人駕駛的送貨車和智能倉儲機器人已經投入使用。煥然一新的京東,正在快速追逐阿里。

至于拼多多,很多人以為它只是一個“暴發戶”型的團購平臺。但實際上,拼多多才是最純正的技術導向型電商平臺。黃崢創立拼多多的初衷,就是改變過去“人找貨”的舊有邏輯,建立一個基于AI算法的“貨找人”的新物種。

另外,黃崢卸任拼多多CEO后,從繼任者陳磊前首席技術官的頭銜也能看出拼多多的走向。雖然體量較小,但它的路線堅定程度卻不遑多讓。

結合三家公司前段時間的財報,也能印證他們押寶技術的趨勢。

2020年第二季度,拼多多研發費用進一步攀升至16.62億元,同比增長107%,平臺研發費用占收入比重為13.6%,高于行業平均水平。

京東集團上半年技術研發投入達到75.4億元,在行業中屬于頂尖水平。

阿里財報中雖然沒有提及具體技術投入,但兩季度的總產品研發費用高達151億,根據以往的平均水平估計,技術投入所占的比例不會太低。

按照這個趨勢,我們熟悉的電商巨頭們將變得越來越陌生——從“買東西的”變成“造東西的”,科技味越來越重。

但這也在情理之中,因為電商公司的未來,只能靠技術來一決勝負。

無“電子”,不“商務”

為什么電商巨頭們都在鉆研技術?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,技術是限制電商生長的“天花板”,唯有突破技術這一瓶頸,電商才能迎來質變。

回顧中國電商發展的歷程,我們會發現,每一起重大事件都與技術的發展息息相關。

1999年,是公認的中國電商元年,這一年誕生了兩個在電商領域開疆拓土的平臺——易趣和8848。此外,后來居上的阿里巴巴和當當網,同樣誕生于這一年。

電商公司在這一年“扎堆”成立是巧合嗎?不,其實是網絡技術使然。

1998年7月,中國公用計算機互聯網骨干網二期工程開始啟動。二期工程將使八個大區間的主干帶寬擴充至155M,并且將八個大區的節點路由器全部換成千兆位路由器。

1999年1月,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的衛星主干網全線開通,大大提高了網絡的運行速度。同月,中國科技網開通了兩套衛星系統,全面取代了IP/X.25,并用高速衛星信道連到了全國40多個城市。

網絡基礎設施的建設,為電商的萌芽提供了必要的土壤,而這背后則是中國網絡技術的進步。這些幸運兒,無疑吃到了時代的紅利。

當然,只有網絡是不夠的,還需要上網的工具。2000年前后,擁有電腦的家庭還是少數,其中有網購需求的就更少了。這也是先行者易趣、8848沒落的原因之一。

不過,從2003年開始,中國家庭電腦的持有率開始呈井噴式增長,相信不少讀者家里的第一臺電腦都是在這個時間點買的。因為此時電腦的價格大幅下降,一般家庭都能消費得起了。

為什么電腦的價格會驟降?一方面是因為納米技術的進步帶動了計算機性能的提升,使得舊電腦必須迅速降價以適應市場;另一方面是因為新材料的應用降低了整體的生產成本,從源頭降低了價格。

家庭電腦的普及使電商市場容量大大增長,當前的兩大頭部平臺——淘寶和京東,就此應運而生。如果說網絡技術是“土壤”那么硬件技術則是促進電商成長的“肥料”。

到了2014年,中國電商迎來了第三個爆發期,這一次則要歸功于4G網絡和智能手機的普及。這一年,時任阿里巴巴集團首席運營官的張勇“All in”無線,推動淘寶向移動端的轉型。

第二年,另一個嗅到了時代風口的年輕人也突然發力,建立了一個只有移動端的拼購平臺,在“無線”這條路上越走越遠。他,就是拼多多的創始人黃崢。

由此可見,電商是和技術亦步亦趨的,如果在技術方面遇到了瓶頸,那么電商的發展也會止步不前。正因如此,電商巨頭們才會傾盡全力研發技術。

電子商務,無“電子”,不“商務”。

繞不開的云計算

從電商的歷史中我們可以看到,網絡通訊和智能硬件是電商發展過程中的兩座大山。但如今5G時代來臨,人手一部智能手機,還有什么會給電商“拖后腿”呢?

的確,沒有人能肯定下一個技術瓶頸出現在哪,但通過行業里頭部玩家的動向,我們可以猜出個大概:電商的下一個技術大關,很可能是云計算。

為什么這么說?因為世界排名第一的電商公司——亞馬遜,就早早地走上了研發云計算的路,而國內排名第一的阿里巴巴,發展路線也與其類似。

根據國際研究機構Gartner的數據顯示,去年全球云計算市場中,亞馬遜和阿里巴巴位列第一和第三,分別占據45%和9.1%的份額。

那么問題來了,為什么頂尖的電商公司都愛搞云計算呢?

首先,云計算具有超強的數據處理能力,可以確保系統照常運轉。電商平臺的用戶體量是非常龐大的,而且促銷活動經常導致用戶集體下單,如果因服務器過載而導致系統崩潰,帶來的損失的無法估量的。

其次,云計算具有較高的安全性,可以防止重要數據信息丟失。凡是涉及金錢交易的場合,安保都是極為重要的,電商平臺更是如此。一旦用戶賬戶遭竊,那么平臺的信譽將大打折扣,立足的根基也就沒有了。

還有,云計算能為電商平臺帶來直接的經濟效益。云計算在云上進行,所需的維護成本和人工成本大大降低,簡單來說就是省錢。另外空間時間的剩余算力也能租給其他企業使用,相當于“賺外快”。

如果這樣你還不能理解云計算的重要性,那不妨來看看阿里云的例子。

2009年,淘寶第一屆雙十一創下了一天5000萬的交易額,全阿里上下一篇歡呼,只有馬云陷入沉默。他很清楚,未來淘寶的交易額必定呈指數級上升,可阿里的服務器能跟得上數據增長的速度嗎?

當時的阿里,用的是美國公司“甲骨文”的數據庫,每次出現故障,都只能等他們的技術人員漂洋過海前來處理。就像你在廣州生病,救護車卻要從北京開過來一樣,根本來不及。

隨著淘寶用戶的增長,數據庫故障的概率只會越來越高,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。于是馬云下定決心,要建立自己的數據庫,為此需要云計算方面的人才。

因此,馬云挖來了時任微軟亞洲研究院副院長的王堅院士,讓他做阿里的首席技術官,并創辦了阿里云計算有限公司。

研發云計算的過程遠比想象中艱難,不僅需要投入大量資金,屢屢碰壁也讓阿里內部對王堅的能力產生了質疑。為了穩定軍心,馬云在公司大會上斬釘截鐵地說:

“我每年給阿里云投 10 個億,投個十年,做不出來再說!”

在馬云的全力支持下,王堅團隊不負眾望,終于在2012年取得了階段性成果——一個屬于阿里自己的數據庫。這一年的雙十一,淘寶天貓的總成交額高達191億,是三年前的300多倍,但阿里的數據庫卻沒出半點差池,穩定運行如初。

看到數據庫經受住了實踐的檢驗,馬云笑了。

去年,阿里把天貓的核心系統全部搬到了阿里云上運行,并且創下了544000筆/秒的訂單峰值記錄。同時,阿里云近年來的虧損也在逐步收窄,從10%到5%再到3%,相信不久之后就能實現盈利。

云計算之于電商公司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。

京東物流的“技術爆炸”

在科幻小說《三體》中,三體文明的技術遠超地球,但依然畏懼地球人。因為地球人的科技不是勻速發展的,很有可能在他們趕來地球的途中出現“技術爆炸”,在短時間內反超三體人。

雖然小說終究只是小說,但對于現實社會也有一定的借鑒意義。世界史上就有不少效果通過技術爆炸以弱勝強的例子,甚至在電商領域也能找到類似的模型,比如京東。

提到京東,很多人都把它的成功歸結為京東物流的“快”。但如果刨根問底,問京東物流為什么這么快,可能就沒多少人答得上來了。

京東物流之所以快,最核心的原因還是技術的先進,具體來說就是它的“青龍”系統。

我們知道,現在的快遞主要是由汽車運送的,大家的車都差不多,公路運輸階段并不存在技術壁壘,因此要靠分揀階段拉來差距。而京東的青龍系統,則是分揀的專家。

青龍有一套預分揀子系統,采用了深度神經網絡、機器學習、引擎技術、地圖區域劃分、信息抽取與知識挖掘,并利用大數據對地址庫、關鍵字庫、特殊配置庫、GIS地圖庫等數據進行分析并使用,使訂單能夠自動分揀。

此外,京東還有一套核心的終端系統,配合工作人員身上的智能設備,能大大提高個體人員的作業效率,實現“以一當十”的效果。

也許你會問,如果不用這套系統,但多雇幾倍的人,是不是也能達到同樣的速度呢?要知道,分揀過程中有些任務所需的人數是固定的,不能通過簡單的人力堆疊解決。就像一個人生一個孩子需要十個月,不代表十個人生一個孩子只需一個月。

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編輯:果粉
云南快乐十分哪里可以买